ランペイジさん-霜月米

霜月隼迷妹,也推山崎新,然而是个恋妈
在Gravi坑底游荡

第一个结婚的是松冈凛✨

以后可能会只写月歌&刀剑乱舞

这里是御前,三分钟热度,脾气不好脑子更不好,没有人格魅力,不会勤快写文,激动的时候会刷屏

视心情更新,fo请三思

每当这时候就觉得,我大概还能再活几天
她真的好可爱啊(҈˃̶̤́꒳˂̶̤̀)҈

月歌新企划堪称“官方帮我完善设定”系列…我一堆蒸汽朋克坑可以动了1551

Kitsch

《底特律:成为人类》AU
不考据,和游戏剧情设定有不相符的地方
所有与霜月隼性格不符的情况都是因为本作隼是赝品,这是一个不存在“霜月隼”的世界。

因为我自己很想看这篇又不知道我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把坑填完所以干脆把开头放上来鞭策一下我(?)
之后更新会直接在这里更

·1
系统载入中

型号:ST1100

性别:男

请输入姓名

SHUN

姓名确认

启动中

阳光透过玻璃大片挥洒在客厅的地板上,少女微微仰头看着他,谈不上出色的相貌却因眼底汹涌翻滚的期待而熠熠生辉。
见他睁开眼,少女终于安下心来,露出了笑容。
很好看。
这是他对世界的第一印象。

·2
“米田...

焰心泪

大和守安定从梦中惊醒时,加州清光正坐在窗台上微微仰头望着月亮,柔软的月光轻薄一层覆在他的脸上,温柔却坚定的给向来暴躁的他戴上一张乖巧的假面。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个荒谬又伟大的时代,大和守安定想,默许加州清光带队来到这个时代可能是我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醒了?”加州清光没有回头,他甚至没有动,仍保持着那个姿势,用自言自语的音量朝大和守安定搭话,“安定,你说我做的究竟对不对?我只是想保护他而已,他不应该那样死去,对于武士来说憋屈至极的死法不适合他。他还是更应该在战场中,尽情杀遍敌人后力竭而死,又或许是死于另一个英杰手下。安定,你从没有想过吗?改变他命运的方法近在咫尺,我不信你没有想过。”...

[乙女]浪漫至死

注意:松冈凛乙女向,第一人称

为了满足自己心愿的产物,感觉稍微有点ooc,就不打TAG了……

明明只是想和凛凛结婚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虐了,个人推荐直接跳到后面看sp……

顺便一提,我梦里凛凛听到我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并且同意了的时候,我真的欢欣鼓舞的直接抱着他亲了一口,不知道为什么冷静下来以后居然(。)

推荐BGM:《シンデレラグレイ》——米津玄师


我和他的婚礼,定在毕业典礼当天。


我是一个薄情的人,准确来说应该是薄情且多情的自我中心主义者。我可能会同时喜欢上许多人,也能简简单单的将这些人抛诸脑后,没有一丝留恋。

小学、初中、高中,我曾经历过三个毕业典礼,但却从未...

同理心(Empathy),亦译为“设身处地理解”、“感情移入”、“神入”、“共感”、“共情”。泛指心理换位、将心比心。亦即设身处地地对他人的情绪和情感的认知性的觉知、把握与理解。主要体现在情绪自控、换位思考、倾听能力以及表达尊重等与情商相关的方面。


原则

1.我怎么对待别人,别人就怎么对待我。

2.想他人理解我,就要首先理解他人。将心比心,才会被人理解。

3.别人眼中的自己,才是真正存在的自己。学会以别人的角度看问题,并据此改进自己在他们眼中的形象。

4.只能修正自己,不能修正别人。想成功地与人相处,让别人尊重自己的想法,惟有先改变自己。

5.真诚坦白的人,才是值得信任的人。...

受过欺凌不是你欺负别人的理由,更不是你洗白自己的借口。

现在跳出来说自己初中怎么受过欺负,自己高中又多惨,所以你大学就可以欺负别人了?你踹我寝室门的时候是不是感觉特别爽?感觉自己终于成为高人一等的存在了?一边跟我假装好闺蜜一边在心里瞧不起我的时候是不是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在嘲笑我?

总觉得有人在您生活踏上一个新阶段的时候跳出来把您重新拉回泥沼?您可想想自己大学对自己的同学都怎么样吧。

我一贯不喜欢“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这种强词夺理的话,但今天我真的忍不住把这句话送给您。

可要点脸吧您。

您当初可是吹嘘自己初中高中脾气特差,把还有半盆水的水盆砸到别人床上,好像还给别人床上撒牛奶的人,怎么?...

自从开始写SHUN以后,写霜月隼就越来越少了orz

感觉最近甚至有把这两个名字当两个人对待的倾向,这难道就是ooc的前兆吗(说着把刚打好的SHUN改成了霜月隼x

活粉小可爱们的点文返完啦,快大学毕业了,现实中一堆烂摊子要去收拾,状态跌到谷底,所以梦见草paro的隼米肝完无料本折腾完之前我大概不会再出现啦,大家有缘再见(?)

「乙女向」39°C的视点

※卯月新x原创女主

※和 @湾菓  大可爱一起鼓捣的女主,有病,真的有病

※ @采颯 姑娘的点梗

※请配合前文一起使用:「乙女向」眼中的世界 


一成不变的生活。

本应该是这样。

“糸,早上好,今天真稀奇,居然来的这么晚。”

熟悉的世界在视线相交的瞬间崩溃,她看见了少年,却又没看见少年。

“……新?”

颤抖的询问后,得到的是少年鲜少有声调起伏的回答:“哦。怎么了?一脸见到鬼的恐怖表情。”

少年向她伸出手,应该是想像以前那样摸她的头顶吧。不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恋人都相当亲密的动作,明明昨天她都能开心的接受少年的...

下一页
©ランペイジさん-霜月米 | Powered by LOFTER